2008-09-19

6. 接近朝俄边境

2008-09-18


"俄罗斯号"停靠乌苏里斯克 (21:27 - 21:45, 当地时间4:27 -4:45),
在这里,我们这节朝鲜车厢解挂,剩下的车厢继续前行,会在莫斯科时间21:48 当地时间6:48 抵达海参崴,全程经历 9258公里历时146小时23分。

我们这节朝鲜车会在晚上9:05出发,因此我们在乌苏里斯克要停留近12个小时。

我大概是9点钟醒的,看看窗外,发现我们的车停在侧线上。

简单用了早餐后我们下车查看了一下地形,这里没有站台、没有旅客,是一个货场,四周都是栅栏,远处二手的日本车被装进轿车专用车厢等待运走。

我们的卧铺车




牌子上写着“海关管制区”


平壤过来的车子放在哪儿了呢?根据时刻表,平壤-莫斯科的卧铺车与莫斯科-平壤的车同日抵达乌苏里斯克,平壤过来的车厢应该在0:50 (当地时间7:50) 到17:12开 (当地时间0:12)

我们询问列车员车站的方位,告诉他们我们想下车转转,几个小时候回来。然后就把行李仍在车上,这时有些旅客和列车员已经不见了,这些朝鲜的列车员肯定在享受他们最后的自由时间了。

天气很热,也许是潮气很大,也能感觉到海已经离这里不远了。我们走向货场的尽头,过了一扇门离开货场,看到不少俄罗斯的官员,但是没有人关心我们在干什么,接着我们走上公路,沿着一直走到车站,从Google Earth上看大概有650m的距离





车站正在整修(351次苏维埃港-符拉迪沃斯托克刚刚进站)


中间有一个天桥,我上去拍了几张




已经进行现代化改装的3TE10内燃机车




向四周望去,突然一个与众不同的车厢映入我的眼帘,我用光学变焦证实了我的猜测,正是平壤-莫斯科的车厢


新型的三机重联电力机车 3ES5K“叶尔马克号”牵引货列进站


该机车由Transmashholding (http://eng.tmholding.ru/) 2004开始生产,最初为双机重联(2ES5K),2007年后增加牵引动力改为三机(3ES5K)输出功率功率9840 kW,牵引定数 696 kN (以一小时计)
更多信息可以在以下网站查询
http://eng.tmholding.ru/work/catalog/products/682/683/685/1580
http://eng.tmholding.ru/work/catalog/products/682/683/685/2509

途中我发现“叶尔马克3ES5K”出现频率越来越高,它们有可能在将来取代老旧的VL10和VL80机车。
我们跑过去对“平壤-莫斯科”的车厢好好研究了一番,这节朝鲜车厢挂在“哈桑-乌苏里斯克”列车的末尾,除了朝鲜车厢外,编组还有三节俄铁车厢,其中一节坐代卧










车站前~~~


这几个穿红衣服的是朝鲜运动员,他们刚从苏维埃港到站的列车下车


再见列宁,我们要去拜访金日成和金正日啦


滨海铁道交通学院的招生广告,招收培养铁路职员


我们询问路人如何前往乌苏里斯克的市中心,被告知路途很远必须坐巴士,来到汽车站我们惊喜的发现公交时刻表非常详细


途中我们发现每个车站都有如此详细的时刻表,在俄国旅客信息总是很缺乏,在远东地区我们看到了进步~

乌苏里斯克市中心




总的说乌苏里斯克非常干净,酒店种类也很多,给我们留下了不错的印象,可能是因为离中国比较近(50km左右),刺激了当地经济发展

用过咖啡后我们回到了车站


我们回来发现朝鲜运动员还没走,我问他们从哪儿来准备去哪儿,得知他们是一支排球队,去哈巴罗夫斯克打比赛,现在返回朝鲜

与此同时调机已经把我们的车厢推到了站台,准备与开往哈桑的列车挂接。这样我们就不用走回去了。

装着大型机械的平车:


工人们正在将安全线粉饰一新


等邮政车的妇女


903次行邮列车(海参崴-莫斯科)


我们正在拍车的时候走过来两名警察,他们要求我们出示护照,并且询问我们在做什么,我告诉他们我们是欧洲铁路的职员,打算去朝鲜,对俄罗斯的铁路非常有兴趣。我问他们是不是禁止拍照,他们说不是,只是对我们的行为感到好奇~呵呵,就这样平安无事,两名友好的警察走了。

当地时间15:35,调机TEM2把四节去哈桑的车体推到站台,这时平壤去莫斯科的车仍在站台的末尾。

站台上的列车


这就是我~~~


本务2TE10MK-1278已经挂好了




朝鲜运动员准备上车


9:05 (16:05)966次列车准时开车,开出后先沿着西伯利亚大铁路顺着乌苏里江走了几公里



到达Baranovskiy后铁路与干线分岔,过乌苏里江(注:作者认为过的是乌苏里江,但是有点地理知识都知道乌苏里江是中俄界河,过江就意味着。。。有网友指出应该是绥芬河)














现在我们已经离开了常规的旅游路线---朝鲜,我们来了!
由于支线铁路限速很低,停站较多,260公里的路程走了7个小时。
从乌苏里斯克开出两个小时候,我有生第一次见到了太平洋


符拉迪沃斯托克隐约可见


小站Primorskaya


965/966次是这条线路唯一的客车,但是沿途的车站我见了不少货列。沿途的景色很美











0:15分太阳落山,我们要在黑夜度过几个钟头才能到哈桑,这个往神秘国度前的最后一个村庄。
列车最终在23:00到达哈桑,只有几个旅客在这儿下车,车站的灯光很亮,这里的气氛显得非常宁谧而特别,这里离朝鲜只有1600米的距离,离中国也很近。

朝俄沿图们江有着17公里的共同边界,只有一座铁路桥,1959年建成的所谓“友谊大桥”横跨边境,中、朝、俄三国的交汇点就在铁路桥以西的200米处河道中心线。



一张苏联军事地图




由于哈桑没有合法的过境通道前往中国,因此是一个非常孤立的城镇
这是我在Google Earth上找到的一些图片

中俄边界


俄罗斯一侧



中国一侧





中国哨所


抵达哈桑后一名俄罗斯铁路的女雇员来到朝鲜卧铺车车,显然她的身后还跟着一名朝鲜男子。 他们坐在乘务员的包厢。 过了一段时间他们叫我们过去。 所有明天要过境前往朝鲜的旅客都要填一份申报单。 朝鲜男子似乎是一个翻译,他说一口流利俄语和朝鲜语,这些人都很友好。

然而他们很惊讶我们来自奥地利和瑞士,于是问我们有没有护照及前往朝鲜的签证,在得到我们肯定的答复并检查完毕后显然他们比较满意,将我们的名字和护照号码登记备案。
女职员说我们现在可以在车站周围走走但是绝对不可以拍照。


我们下车转转,那些朝鲜运动员坐在车站大楼通向站台的台阶上。车站四周到处都是摄像头,所以我彻底打消了拍照的念头。这里大多数车站建筑物没有灯,而且只 有最北边门是开的,其他门都是锁着的。我们进了车站候车大厅,里面有些长椅、一个售票厅和一个警务室。候车室里也有人,他们在等着1:00开往乌苏里斯克 的车。旁边的时刻表显示,除了到乌苏里斯克的列车外,还有两趟到Gvozdevo的“通勤车”,看情况应该是混编列车。过境列车时刻并没有写在上面,如果 我没记错的话不仅有每月两次的莫斯科-平壤列车,还有每周两次的哈桑-豆满江的列车。

正在我们左右溜达的时候,从警务室出来了一名警察,他问我们在这里干什么,我们告诉他我们要去平壤。这里我要告诉大家,在俄国进入边境地区是受限制的,需 要特别通行证,但是对于边民以及我们这类过境的旅客就不需要了。。。警察对我们的回答很满意,我问他这里外国人很多吗?他说从他一年前工作到现在我们是他 看到的第一批外国人(朝鲜人就不算了)。

我们回到卧铺车厢,那名俄铁的女职员和朝鲜翻译刚刚下车,我问他们这里第三国旅客过境的人数多吗?他们说通常只有朝鲜人和俄罗斯人从这里过境,什么时候最后一次见到第三国的旅客已经记不清了。

他们还说,坐卧铺车去平壤的人通常都不是俄国人,俄国人只去中俄朝三国政府开发设立的”延边-羅津江经济开发区“,详细信息可点击此

http://en.wikipedia.org/wiki/Rajin-Sonbong_Economic_Special_Zone
我们又回到了车厢,这时乌苏里斯克的车已经开走了,站台上空荡荡的,我们觉得有点像世界末日,至少是我们那个已经习惯的世界的末日。。。

现在我可以通过车窗拍照了




过了一段时间我打算睡觉,但是这时我突然想上厕所,我们这边厕所已经锁住了,幸好另一头的厕所没锁,解决了问题。


2008-09-19

大概早上8点我们起床,我们开玩笑说今天我们的”先军时代“要来临了,吃过早饭后我们在站台上转悠了一会儿。我们发现卧铺车停在第一股道、第二、三、四股 道都是空的,其他股道停着货车,但是看来已经报废了。。。我们看到一条股道有套轨----俄国的1520mm宽轨和朝鲜的1435mm标准轨。但是标准轨 的轨道似乎很久没有用过了,车站十分萧条。

唯一能看到的工作就是车站员工在除草。

大约9点钟左右从Gvozdevo开来的混合列车进第三股道,列车由TEM2牵引,一节硬座及几节货车,我们没有看到旅客下车。

我们在远处拍了车站的全景。


我们回到车厢,过了一会儿来了一个穿便装的俄国人收走了我们的护照,之后朝车站大楼走去。我们在乌苏里斯克买了一些面包,但是这些东西撑到平壤显然不够,于是我们问俄国人哪儿有商店,被告知在离车站不远的小镇上。

哈桑镇全貌


过了一段时间那名俄国人回来了,他问我们要入境卡上的签章,我告诉他我们只是在俄罗斯旅行,短期停留,给他看了我们在布良斯克的入境签章。他把护照还给我们。我觉得这并不像是正规的边境检查,我们的入境卡被盖了章,护照没有。

现在我可以再拍两张图啦




10:15分左右,真正的边境检查开始了,身穿制服的男女登上了卧铺车,又把我们的护照拿走了。不久海关官员也上车了,他们只是问了我一些常见的问题”有 没有带酒类及香烟。。。“那些朝鲜旅客及乘务员的包裹则都被开箱检查,我不知道他们要不要交纳罚款。。。但我觉得海关官员应该能从朝鲜这些货物中得到好 处。。。

又来了一名士兵,他把车上所有覆盖的帘子单子之类的东西都去掉,看有没有偷藏物品。

过了一个小时左右,我们的护照还给我们了,护照上的出境签章意味着我们已经通过了俄方的出境点,且不许返回。


我的俄国签证


哈桑的出境签章已经是我们一个小小的战利品了,让我看看有没有更有意思的事情。

列车图定12:00开出(莫斯科时间5:00),仍然有一个小时的时间。刚才的TEM2调机拉着硬座车厢转线到第一股道,和我们的车厢挂上,过境列车就编组好了。

我们这列边境小票周围都是士兵,列车外面被栏杆围了起来。昨天晚上关闭的一个车站大门打开了,大概每隔1分钟就有15名俄国人登上前面的硬座车,很明显南 边的大楼就是给这些旅客通关及安检用的,俄国人后面朝鲜运动员(有17人)也排队登上了硬座车。俄国人被安排坐在车厢前半部,朝鲜人坐在车厢后半部,所有 人的护照都被边境官检查了两遍。

大概11:50分左右,所有旅客登车完毕,几分钟后,机车柴油机起机,一名俄士兵登上了列尾,12:05分,一个非常激动的时刻,我们的列车从哈桑开出了!

哈桑站离”友谊大桥“有1.5km,车走的很慢,大概30km/h,铁路周围都是围栏,在桥的前方有一个站台,士兵下车,旁边有很多军用建筑,显然不是拍照的地方,但是我在网上找到了一张,


金正日的专列照片也是在这里拍的。


我在网上搜到的有关大桥的图片:











还是大桥

http://vladnews.ru/2244/Situacija/Chernyj_khod_na_materik_ili_Stoletnij_jubilej_projekta_Tumangan



http://www.khasan-district.narod.ru/directory/mem_kultur/6.htm


http://vladnews.ru/2244/Situacija/Chernyj_khod_na_materik_ili_Stoletnij_jubilej_projekta_Tumangan


几分钟后,列车驶上了”友谊大桥“,照片中关的们被打开了。

http://vlad.tribnet.com/issue594/Business/Tumen_River_project_discussed_in_Vladivostok

慢慢的,我们过了桥,后面有什么事情在等着我们,我们不知道,朝方的边防人员会怎么对待我们,我们心里都是一串问号。。。


Continue

没有评论:

发表评论

我的简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