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-09-19

7. 豆满江 (北朝鲜)

桥过了一半,车轮下已经是朝鲜领土了,我看到一些朝鲜人在桥下,他们在耕作某种作物,我们互相示意,我有些惊讶他们居然离边境这么近。

我们下了桥,桥头由朝鲜人民军守卫,这是我从网上找到的一张照片。



列车向左转了个弯,在百步一哨的人民军守卫下,我们进了豆满江车站,有很多股道,但是都是空的,我们还没有到达客站,但是车停下来了,一些士兵登上列车。 随后我们这一节被解挂了,调机把车厢推到换轮对的地方,大概位于正线的北侧。一名士兵登上卧铺车巡视一周先对每名旅客留个印象,当看到我们后显然他很惊 讶,看他的面部表情我猜他在想”嗯?他们是什么人,干什么的?“估计他没想到会见到外国人。。。

列车停在轮对更换厂,一名女战士上车,她想看我们的护照,看了一眼后又还给了我们。一些士兵在草草的检查过道,也瞟了我们几眼。这里有一个高站台,过了几分钟后来了一辆小巴(可能是丰田),里面有四五名战士,他们下车登上了我们的卧铺车,”他们是专门冲着我们而来的吗?”

我不确定,但是估计差不多。。。他们进了我们的包厢,我说了句“Zdravstvujte”,其中一个人用俄语回答我,坐在我的铺上,另外一个他的同事坐在对面Oliver的铺上,问“你们会说英语吗?”。。。(挺国际化的么。。。士兵都会说英语。。。译者)

看来交流不是问题了,车厢门口有两名朝鲜战士把门,其中一个人军装上挂满了勋章,说俄语的军人介绍自己是他们的长官,我试了一下我蹩脚的朝鲜语,对他说了声“Annyonghaseyo”,他微笑着点头。
我们的两名“翻译”(他们大概有三四十岁)想看一下我们的护照,他们仔细检查了我们的签证,询问我们的目的地及旅行原因,(我指了指签证上“入境原因”一 行旁边的朝鲜语),后来他们又询问了我们的国籍,我觉得即使告诉他们我的国家名称他们也不知道在哪儿,我不知道奥地利用朝鲜语怎么说,但是他们似乎明白俄 语“Avstriya”,最后我在地图上指了半天,告诉他们奥地利在德国的旁边,这时他们才满意。

他们和我们坐了很长一段时间,又询问了我们的工作,我们对朝鲜了解多少,我们的媒体怎么报道朝鲜,我们如何看待美国,我们有没有去过或是打算去,我们怎么看待他们的领袖等等。。。当然我们都用外交辞令回答了。

不过他们对我们很友好,似乎他们对欧洲人也比较感兴趣,也许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外国人吧,我们聊了一些其他话题,他们说他们在平壤上学,现在豆满江的部队服役。

其中一个人告诉我,他在平壤的电影院看过《泰坦尼克号》(我曾经确实听说朝鲜影院放映过),很希望能够和我们交流口语,也希望能像我们一样前往其他国家旅行。我希望他的梦想在未来实现。

最后,他们终于在我们的签证上盖了章。


现在我们正式经由豆满江到达朝鲜。
这个入境签章对我们来说是在太宝贵了,很多人都不理解我们此行的目的,认为我们都疯了。

后来一个海关官员来到我们的包厢,另外两个继续做翻译,给了我们每个人一张入境申报单,然后打开行李箱,每个物品都要仔细检查,填这份单子有点令人反感, 一些东西是我们按问题要求填的,一些是官员要求我们填的,他还用朝鲜语在上面填了一些物品名称我们也看不懂。。。他对我们带的书感兴趣,仔细的检查了一 下,呵呵,不过都是对他们没有威胁的书刊:一本俄铁时刻表,一本俄铁地图,一本Molvania旅行指南,等等。。。与此同时,我的相机、笔记本、读卡器 也引起了他的注意。

很显然,手机是被重点关注的,他告诉我们朝鲜禁止使用手机,”翻译“说手机必须封存,只有在我们离开朝鲜的时候才能打开。包装很简单,海关官员问我要了一张A4的纸(很显然他们没有准备),他用纸把手机包起来,用黄色的胶带缠住,然后拓了几个章。


Oliver的一些CD也引起了他的兴趣,封面上的女性衣着有些少,他问我们里面有没有色情内容,我们说仅仅是音乐,很显然,他对我们的回答很满意。

最终我们完成了申报单,海关官员告诉我们,我们离开朝鲜时必须带走申报单上所有的物品。




他们告诉我,现在需要拿走我的图书、相机、读卡器交给一个专家进一步检查,不久就可以还给我们。他们要求我们把物品放在两个小袋子里,然后下了车。

与此同时,更换轮对的工作也快完成了,由于漫长的入境申报及检查,我都没来的及注意轮对更换的过程,我已经记不清我在豆满江待了多长时间,大概有两三个小时。

现在我们可以下车了,踏上了朝鲜土地的第一步,换轨设施很破旧,但是还在工作,设备只能给两节车厢同时换轮,已经足够了。

其他旅客下车去了车站,旁边的货场似乎已经不用来装卸货物,而是改成了一条马路,一些人或步行、骑车或坐着畜力车从旁边经过。过了一会儿那个运送士兵的小 巴又来了,列车员说他们要到一个地方吃午饭,现在要锁卧铺车厢的车门,问我愿不愿意加入他们,但是我们决定还是留在这里,尽管我后来觉得如果去了更是一段 难得的经历。

他们坐小巴都走了。。。

我们呢?。。。

我们站在卧铺车厢旁边,没有军人,没有导游,没有列车员,没人关心我们在做什么。。

我们很惊讶能在朝鲜获得如此大的自由,对于来朝鲜的游客来说,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
这里简要介绍一下赴朝旅行注意事项:
所有赴朝旅行必须提前申报计划,旅途中必须有导游,导游在车站或机场接站。大多数人组团赴朝旅游,个人也可以批准入朝,但是需要两名导游和一名司机陪同,旅客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不得离开酒店。


我们坐在轮对更换站台上欣赏景色,这时一辆内燃调机将一辆俄国车厢停在远处,看样子是朝鲜机车,这是不是说明朝鲜也有宽轨机车呢?

一切都很平静,所有股道都是空的,没有迹象显示两国间的货运很发达。

铁路的南边有一片玉米地,一些人正在耕作,有一个扩音器在播放着宣传歌曲,大概是激励人们劳动吧。

我们决定朝车站走去,看看有没有人拦截我们。但是很无趣的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,我们轻易的走到了车站。车站的第一部分是一个装卸台,在铁路旁边的一条小路 上,很多人赶着牛车或骑着自行车,他们看到了我们,但是仅此而已,没有什么举动,可能他们把我当成了俄国人,朝俄边境有很多俄国人他们不会陌生,但是我猜 俄国游客在豆满江不会像我们这样自由的在车站闲逛,估计是通关以后马上就被车拉到旅游目的地。

铁路远处一些人在用工具挖路基,扬尘很大,这应该是这些工人的工作,但是这些都不能改善每况愈下的线路状况。向前走了一段后,小路与铁路交叉,通向站台,站台上很多标语,还有硕大的金日成头像也是必不可少的。

我们走向车站的建筑,位置大概在靠西边,站台上的人也没有给予我们过多关注。这里距换轨厂大概有1km



我们进了车站大楼,有一名女子出来用俄语问我们需不需要在站内商店买些什么东西。商店看样子是一个纪念品店,专门为俄国游客开设的,我还是没挡住诱惑,买 了一些明信片。我们在豆满江购物啦。~我们沿着来时的路出去,离开车站,走上豆满江的大街并走了几步,路对面的房子都很矮小,我们本来打算去旁边的村庄看 看,但是慎重考虑后我们决定不滥用来之不易的自由了。

我们回到卧铺车,仍然没有人,门也是锁着的,只好等待,此时已经15:00了,太阳的位置很适合拍照,但是我们的相机仍然在海关的某个办公室里。

过了一段时间,小巴回来了,两名列车员下车,打开了卧铺车的门,我们终于可以上车享用午餐了,过了半个小时后,小巴又回来了,跳下一名海关官员和一名士兵,他把我们的申报单还给我们,但是我们的物品要等到列车停靠站台后才能给我。

大约15分钟后,一辆内燃机车靠近了我们的车厢,机车看起来很新,明显是从中国买的二手车,机车与卧铺车挂好后,把我们拉到了离车站最近的股道。我们下车后决定再进一次车站,顺便去海关要回我们的东西。

朝鲜的国内列车7次(平壤-豆满江)仍然没有到站,图定应该10:40分到达,但是现在已经16:30了,并且按时刻它应该在17:50分折返平壤,此时候车室已经有人在候车。一些人发现了站台上的我们,好奇的看着。

我们犹豫了半天要不要更引人注目些,最终我们还是决定做一回焦点人物,进了候车室,实际上有点让我们失望,我们在研究墙上朝鲜铁路的时刻表和费用里程表, 但是旁边似乎没有多少人注意我们。时刻表上有2次对开列车(平壤方向的7/8次,与俄铁的时刻表不同,豆满江17:00开车).旁边的价目表列出了里程和 价格的换算,每个目的地的价位有两种,也许是儿童和成人的票价,价格区间大概是5000朝币,旁边又是金正日的画像。。。

又回到站台上,这次我们大胆的问一个官员是否说俄语,得到了肯定的答案!我们问他海关办公室在什么地方,他告诉我们在车站西侧的尽头,门上有俄语标示。我 们走到门那儿,发现锁住了,但是旁边的窗户是开的,我看到里面有一个女的正在用电脑,角落里就是我们的物品。我们说了几句俄语引起了她的注意,但是她听不 懂俄语,不过她叫了另外一个人,比较抓狂了,他居然说法语~!

还好Oliver的法语基础不错,把我们的情况解释清楚后,对方让我们从侧门进区,他很友好的把东西还给了我们,还交代我们清点一下。我们说了一句merci beaucoup" 和"au revoir"
后离开了办公室。

我现在可以拍照片了,但是我还是尽量低调些。。。

豆满江站主站房


金正日头像,从现在起伟大领袖将时刻伴随我们


股道~~~~~~


刻着标语的石碑及另外一个金正日像


我们回到卧铺车厢




莫斯科-平壤的列车在豆满江车站


还挂着几节货车




旁边股道的朝鲜机车



I'm not sure whether all of them were still working...

俄罗斯方向~




卸货台和换轨厂,远处的妇女就是第一个检查我们护照的人


我们回到卧铺车,旁边的建筑


大约18:15分左右,平壤开来的7次进站(好长的一列)


这时中国产的机车又过来了,把我们的车厢挂在了开往平壤方向列车的列尾。
正在调车



抱歉我降低了图片质量,由于照片涉及到朝鲜这个鲜为人知的国家,我不希望拍到了他们认为机密的内容。希望你能理解。(——原作者)

我们的列车大多数车厢是硬座车,编组还有两节卧铺车及一节带受电弓的车厢,也许是餐车,但是车窗布局看起来与其他车厢并无异,或许是从接触网取电,供给其他车厢,从而代替了机车供电?
豆满江的日落




又过了一会儿,一辆电力机车牵引着两节行李车挂在了列车的前端,然而似乎有一节车厢出现机械故障,后来工作人员只好将其从编组中甩掉。

我们还有一些时间在站台上散步,这时天已经黑了,站台上没有灯,完全是一片漆黑,铁路工作人员吹着哨子指挥旅客们登车。

几声哨响和机车鸣笛声后,我们于20:00开出了豆满江车站,比时刻表晚了2个小时。

以40km/h的速度在朝鲜铁路上行进的感觉难以形容,由于和其他国家相比单根铁轨长度较短、接缝处间隙较大,虽然车速很慢,轮对的撞击声很大也很急促。

这是列车在朝鲜境内运行的时刻表



 +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+-----------+-----------+----------+
 | station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|  arrival  | departure | train    |
 +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+-----------+-----------+----------+
 | Tumangan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|      10:19|      17:50|       8  |
 | Radzhin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|      19:47|      20:12|          |
 | Chhondzhin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|      23:20|      23:52|          |
 | Kilju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|      03:58|      04:10|          |
 | Chamchin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|      12:04|      12:28|          |
 | Kovon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|      14:20|      14:41|          |
 | Pyongyang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|      21:25|           |          |
 +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+-----------+-----------+----------+




我们觉得停站肯定比时刻表要多,后来验证确实如此。


几公里后去往稳城-南阳-会宁的之线分出。我们睡觉前大概停了一到两站,每站的情况都差不多,漆黑一片,人们着急的在黑暗中寻找自己的车厢,不时传来一阵阵哨音。。。机车在多次鸣笛后终于启动。。。

熟睡中到达某站。我们突然听到有人敲门,一名战士要检查我们的护照。。。几分钟后他把护照还给了我们。我们一点都不觉得惊讶,即使朝鲜民众在国内旅行的限 制也很大,尤其是进出平壤需要特别通行证,不过这次可能是因为途径“罗津-songbon特别经济区”,因此需要再检查一次护照。

一些关于哈桑/豆满江的信息
在以下网站
http://www.logistics.ru/9/7/i77_6557p0.htm 你可以找到这条朝俄边境通道的历时变迁。
这条线路俄方境内Baranovskiy至哈桑修建于1938-1951年,第一座木制跨境大桥于1952年开通,1954年跨境货物运输正式开始,当年 共有4400吨货物过境。1955年吞吐量上升至12000吨。1959年现有大桥新建并投入使用。1989年朝苏吞吐量迎来高峰 4.795.000吨(苏联-朝鲜: 4.070.000 吨,朝鲜-苏联725.000吨),数字显示货物主要是苏联对朝的经济援助,由于1988年后苏联政治经济形势开始变化,货运量开始减少
1988 – 4.795.000
1990 – 3.526.000
1993 – 2.306.000
1994 – 761.000
1999 – 230.000
2002 – 68.000

2002年后货运量有所上升,2004年吞吐量达到106.000吨,然而由于铁路基础设施老化,哈桑站内的股道已经拆除了几条,Baranovskiy至哈桑的中间站数目也由14个缩减为11个。

边境的客运业务于1958年开通,当年共有10582名旅客过境,至1988年数字已经上升至21.000/42.000(我不知道vozroslo na 200%的意思是增加了200%还是增至原数字的200%)

哈桑的新车站于1989年开通,设计日过境旅客接待能力500名,但是实际过境人数避高峰时期已经少了很多,2005年上半年共有5315名旅客过境。

最近俄罗斯联邦铁路集团有限公司(RZD)已经开始规划这个边境口岸,RZD希望南北朝鲜的边境能尽快开通,这样他们就能建立一条从韩国经由俄罗斯至欧洲 的欧亚大陆桥,这短期内可能不会实现。另一方面RZD与朝鲜方面合作,建立豆满江-罗津的集装箱物流运输专用线,规划中的线路是复线设计,RZD和他的合 作伙伴希望能够与韩国釜山港实现公铁联运。线路的开工仪式于2008年10月4日在豆满江举行。

可以进一步阅读

http://www.railwaygazette.com/news_view/article/2008/10/8933/trans_korean_reconstruction_begins.html (english)
http://gudok.ru/index.php/63875 (Russian)
http://www.ptr-vlad.ru/news/ptrnews/7484-nachalas-modernizacija-zheleznodorozhnogo-puti.html (in Russian, with a TV-report)
http://www.amurpravda.ru/articles/2008/10/09/12.html ("6 hours in North Korea"; a Russian journalist writes about this personal impresssions of his visit to Tumangan)



Continue

没有评论:

发表评论

我的简介